755彩票

當前位置:首頁 >> 資料中心 >> 時政要聞 >> 正文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即將實施

  還有不到1個月就將實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中,不僅明確了生活垃圾要分類投放,還提出了“定時定點”的要求。

  定時定點要在大多數社區落地,涉及到“撤桶並點”——將社區樓道內或門洞前的垃圾桶撤走,集中放置在指定點位,居民只有在固定時間段內前往這些點位,才能投放垃圾。

  如此“不方便”的制度一出,部分小區業主堅持反對,導致定時定點無法落地。不過,記者調查發現,許多小區“撤桶並點”的過程似乎沒那麽艱難,而“訣竅”也不複雜高深,其實就是堅持因地制宜、循序漸進和科學管理。

  怎樣讓“不方便”能夠被大家心悅誠服地接受,是門學問。

  定點:因地制宜

  1分15秒,這是精文城市家園小區23號樓到5號投放點位的步行時間,也是這個小區撤桶並點後扔垃圾最遠的一段路。

  對于這段路,城上城居委會書記季雲掐著秒表慢悠悠地走了十幾次,底氣十足。遇到抱怨“不方便”的居民,她一句“我一直走,最長1分多鍾”總能使問題迎刃而解。

  “換位思考很重要。”季雲坦言,其實,大家都知道定時定點肯定不方便,但只要這種不方便是相對能接受的,比如扔個垃圾也就走一兩分鍾,相信大多數人都能夠忍耐。

  撤桶並點後,怎樣程度的“不方便”能被大多數居民接受?除了不要把扔垃圾搞成“耐力賽”,扔垃圾的這段路是否符合多數居民的生活動線也很關鍵。

  以精文城市家園爲例,上個月正式撤桶並點前,23幢居民樓底連接車庫的進出口各設有一組幹濕垃圾桶;撤桶並點後,只設了5個固定投放點位,但抱怨的居民只有極少數。

  這背後的“秘密”很簡單:因爲這些點位都卡在了進出小區的必經之路上,無論是居民下樓買菜、接送小孩,還是到車庫取車出門,都會經過這些垃圾投放點。扔垃圾成了順帶的事,何樂而不爲?

  爲了讓“不方便”變“方便”,精文城市家園內還發生了車位給垃圾桶讓道的小插曲。1號投放點“看中”了小區靠近虬江路進出口旁的一塊空地,但被固定車位占用。通過協商,把固定車位調整到了其他地方。

  最終,這裏也成了小區裏最醒目、最方便的集中投放點之一。

  除了距離、位置,集中投放點的數量也有講究。根據最新發布的《上海市生活垃圾定時定點分類投放制度實施導則》,建議每300戶至500戶居民設置一個“定時定點”投放點。

  “從沒有規定說集中投放點越少越好,如果實在需要,一兩百戶甚至幾十戶居民配一個點位也不是不可以。”季雲說,一開始商量方案時,有人說小區有1522戶,就按照500戶設一個點來操作,即設置3個固定投放點。可居委會幹部自己用腳實測後,認爲這樣的密度不合理,最終“做加法”,提出了設5個點位的方案。

  季雲表示,設投放點關鍵不在于密度,而是設多少、設在哪裏。這個平衡點找到了,居民就能最大限度地接受撤桶並點後的不方便,而通過定時定點指導監督居民養成良好分類投放習慣的目的也實現了。

  經測算,精文城市家園撤桶並點才1個月,目前日均生活垃圾産生量在90桶左右,其中分出的濕垃圾已占到總量的近三分之一。入戶調查結果也較爲理想:1500多戶居民有1400多戶簽字,接受了目前撤桶並點的做法。

  定時:循序漸進

  “定時定點”,定點難,定時更難。記者走訪社區時,對于限時投放垃圾反應最激烈的有兩類人群:上班族和獨居老人的家屬。前者早出晚歸,多數小區固定的投放時間段內,他們趕不上;後者擔心家中老人年事已高、腿腳不便,多走一段路,會有安全風險。

  客觀上,每個小區的居民生活習慣千差萬別,要“一刀切”地限定投放時間,忽視了部分群體的特征和訴求,反而促使他們成爲不配合垃圾分類的“中堅力量”;但真要劃出一個所有人都方便的投放時間,也不現實。

  這個看似無解的難題,其實也好辦。因爲沒有強制規定要實施定時投放,以及具體怎樣實施定時投放,所以針對特殊群體,每個小區根據自身情況配套有彈性、有“溫度”的定時投放措施就行。

  在共和新路街道申地居委會,撤桶並點的小區如果有腿腳不便、獨居、無人看護的老人,老人或其家屬可以向居委會備案,約定一個時間,由居委會幹部、樓組長或志願者定期上門收集垃圾,老人事先在家中分好類即可。

  在徐彙區的田林十二村,爲老人服務的鍾點工和上夜班的居民沒法趕上固定投放時間,物業允許他們在分好類的前提下,將垃圾袋擺放在垃圾箱房一側的“誤時投放點”,由保潔員在可投放時段“補投”。

  還有不少小區考慮到“衆口難調”,目前采取“定點不定時”的制度,暫時不和居民在限時投放上“較真”。

  在普善新苑,經過14個月的宣傳、溝通和反複協商,24層144戶居民樓道裏的垃圾桶才被撤走,居民漸漸擺脫了對樓層垃圾桶的依賴。近期,小區劃定了上下午各1.5個小時的固定投放時間,但這個時間段主要針對想要綠色賬戶積分的居民。除此以外的時間,投放點的垃圾桶不封閉,可以隨時投放。針對這些錯時投放的居民,居委會和物業增派了志願者或保潔員,時不時地巡檢,監督投放但沒有分類的情況。

  “垃圾分類這件事是和生活習慣抗爭,需要循序漸進,對于高層設桶的小區,先要做到讓居民‘下樓’。”談家橋路80弄居委會主任張才娟告訴記者,如果一開始就定時、定點雙管齊下,不方便的程度會超過大多數居民的接受範圍,讓他們産生了強烈的抵觸情緒,工作很難開展。相比之下,先確保撤桶並點,更容易讓大家接受,等養成了到固定點位投放垃圾的習慣後,再推行定時投放。

  張才娟說,屆時如果已經有了較好的分類效果,不實施定時投放,甚至取消集中投放點,把之前的多個點位恢複,也完全可以,“畢竟分類才是最終目的,定時定點只是通過‘不方便’促進分類的一種手段。如果分類做得很好,完全可以通過讓扔垃圾重新變得方便來激勵大家。”

  在精文城市家園,定時方案也生出一個“柔性激勵”的有趣版本。記者注意到,固定投放時間以外,投放點的垃圾桶全部關上了蓋子,雖然沒有上鎖,但蓋子裝有“機關”,要費點力氣才能用手擡起,比在固定投放時間來投放垃圾要吃力。

  督導:智能監控

  上海現階段要盡快實現生活垃圾的全程分類,恐怕撤桶並點、定時定點是爲數不多值得借鑒的成熟模式。但爲何這種模式在不少小區推行時遇阻?除了推進方式“一刀切”“不接地氣”引發

  居民抵觸情緒外,一些居民覺得

  撤桶做定時定點與促進垃圾分類之間似乎沒有必然聯系,不認同這件事,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關系大了,上海地方條例一旦實施,個人就可能因爲分類問題被處罰!”申地居委會書記葉燕說,事關每一位居民的誠信記錄,這一點要在向居民做工作的時候反複強調,促使他們認同撤桶並點的意義,“歸根到底是爲自己好”。

  撤桶並點要保證實際效果,還要有持久有力的監督。有些小區,垃圾箱房關閉時,居民將垃圾扔在了箱房外或丟在公共區域;還有些小區,沒有在固定時段外強制關閉垃圾箱房或鎖住垃圾桶,被一些居民“鑽空子”,扔進去的垃圾完全沒有分類。這些行爲挫傷了其他遵守規則居民的積極性,容易導致“你扔我也扔”的破窗效應。

  “痛點”怎麽破?上航新村居民區用了“土辦法”,靠居委會幹部和志願者打開亂扔的垃圾袋,在裏面尋找快遞單或外賣單,通過上面的身份信息鎖定“真凶”,上門督導。如果垃圾袋裏沒有相關身份信息,則依靠公共區域的監控探頭來找人。上航新村居民區黨支部書記朱雪菊表示,“人工掏袋+監控輔助”是發現小區裏“老油條”的有效手段,找到他們,就能對症下藥,不讓他們的不文明行爲“帶歪”其他居民。

  不過,這樣的做法並非放之四海皆宜,一些小區監控探頭有死角、覆蓋不到相關區域,或沒安裝監控探頭,又或者一些小區缺乏強有力的居委會、物業和志願者團隊,這些問題導致事後很難追究亂扔垃圾或不分類者的責任。

  結合垃圾箱房智能化改造,田林十二村將垃圾投放行爲和小區智能門卡綁定,只有居民在指定的投放時間拿著指定的智能卡刷一下,投放口才會打開。在刷卡投放垃圾時,居民的基本信息會傳輸到居委會後台,誰扔的一目了然。對于把垃圾扔在箱房外面的居民,通過後台數據也能找到,因爲這樣的住戶刷卡頻次不規律,甚至一次都沒刷過,很容易識別。

  解決了是誰扔的問題,田林十二村又發現了新的“痛點”:刷卡投放沒法追蹤到每戶居民的垃圾分類實效。在給垃圾箱房周邊安裝監控探頭的時候,田林十二村又出了個主意,把探頭裝到箱房內,對著垃圾桶。

  如今,居委會組織志願者對一段時間內的垃圾投放監控視頻進行抽查,發現不符合分類要求的,由居委會和志願者進行更有針對性的指導。

 來源:解放日报   
[關閉窗口]